广告
您所在位置 > 都市心理 > 两性心理 > 男欢女爱 > 30岁钢琴王子心理年龄仅10岁 盗窃被判管制两年

30岁钢琴王子心理年龄仅10岁 盗窃被判管制两年

2012-09-05 10:47:57 作者:佚名 来源:互联网
 80后,沈阳人,4岁学琴,10岁出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,全国钢琴大奖赛前三名。这是郎朗的经历,也是吕某城的,区别只是一个第一、一个第二。

  面对父母高压心生叛逆,17岁赴德深造,脾气变得暴躁;广州读研,毕业后做家庭钢琴教师,两次盗窃,昨日被广州越秀区法院判处两年管制、罚款3000元。吕某城后来的人生轨迹,仿佛换了一个世界。

  他的亲人、师友都大为震惊:一双在琴键上舞蹈的手,怎么蜕变成了“三只手”?

  吕某城说,自己的童年太苦了,每天都是被逼着练琴;出国一下子没人管,又还没到心智成熟的年龄,便开始本能地放纵自己。

  主审法官请来的心理评估师说,因为从小被逼学琴有了逆反心理,吕某城慢慢地患上了躁狂症,如今年近30岁的他,心理上竟然是一个10岁左右的小孩子,贪玩、敏感而又脆弱。

  然而,吕某城的妈妈并不这么认为,即使已经时至今日……

  学琴

  在母亲殷女士眼中,吕某城从小就是个淘气的孩子,理由是:在楼道走时,他会无故敲人家的门。

  “手爱动,就让他学钢琴吧。”殷女士认为,阿城应该有这个天赋,因为他的父亲会很多乐器。于是,在这个4岁的孩子对钢琴还一无所知的情况下,父母为他买回了一架钢琴,并动用一切资源为他拜访名师。

  这个孩子似乎的确有天赋,有些很难的名曲,一般人要学十年才能弹好,可阿城不久就弹得很好了。他10岁就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小,后来又被保送附中;他多次获得国内外钢琴赛大奖,在一次全国比赛中,郎朗拿了第一,他拿了第二。

  周围的人都感觉很惊讶,夫妻俩也决定要把孩子培养成一名钢琴家。于是,从阿城4岁开始,殷女士几乎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督导阿城学琴上。除了练琴和学习,阿城不需要管任何事情。

  昨天,在记者“孩子有没有童年”的追问中,才50岁出头却已头发花白的殷女士表现出不以为然:“我父母很早就离婚了,我寄养在姨妈家,烧饭、带孩子,也没有童年啊!”她反问:现在很多孩子都没有童年,为什么人家都健康活泼成长?

  她说,自己自始至终为儿子的成长含辛茹苦、掏心掏肺,阿城仍然走上歧路,主要原因还是因为精神上的问题。

  但是,吕某城却不这么认为:“我的童年过得太苦了,每天6-8个小时练琴,练完还要上文化课。父母平时只是一味催着练琴,没有教我去处事做人。出国后一下子没了监督,我觉得自己可以主宰自己了,便开始本能地放纵自己。”

  吕某城说,他从小都没看过动画片,很少有自己的时间。到国外才发现,国外的孩子学乐器是因为自己喜欢,中国的孩子则多数是家长逼的。所以在叛逆期,父母没精力管你时,就容易放弃;所以国际比赛中少年组都是中国孩子夺冠,但成年组中大部分是国外选手夺冠。

  逆反

  在弹钢琴的时候,这双手是琴键上跳舞的精灵。而在生活中,阿城依然十分调皮,他曾故意用手拍玻璃来反驳老师的观点,也曾因为一句口角与人大打出手。

  为了让儿子成才、成名,父母煞费苦心,不惜金钱安排他去德国留学。因为殷女士的医保手续要办理一阵子,17岁时阿城就一个人去了卫玛李斯特音乐学院深造。

  令夫妻俩意想不到的是,一直在他们的严格管教下的儿子,到了国外突然失去约束,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改变:喜欢交友,但关系都不长久;喜欢去酒吧舞厅,时常夜不归宿;家里每月给他5000元钱,可他两万都不够花,借人家的钱也从来不还。

  回国后,吕某城进入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就读,并被保送攻读研究生,在校期间多次获得国内外大奖。然而他的脾气依旧不好,母亲曾带他去医院就医,诊断为“躁狂症”,但他不肯坚持吃药,治疗断断续续。

  在殷女士看来,这和丈夫的家族遗传有关,“他们家好几个人患有类似的病”。她说,丈夫也有脾气急躁的毛病,因此夫妻俩吵架不少。

  “其实我儿子是挺优秀的。”殷女士说,阿城先后交过三个女朋友,两个是研究生,一个是歌手。2008年他从星海音乐学院毕业,因为女朋友在上海,非要去上海工作,因此和父亲大吵一架。就在第二天,父亲就查出患了肺癌,不久就过世了。而丈夫离世前,对这个难以管教的儿子已经倍感失望。

  吕某城也有自己的看法。他说,以前一直有父母陪在身边,17岁出国留学突然没人管束了,生活方式就变了。经常熬夜、酗酒,而且也不会理财,不会和人相处。他说,其实不只他这样,郎朗也一样,只是他爸爸一直陪着他,天天监督他练琴,还帮他按摩。

  关于“躁狂症”,吕某城说,“我是学钢琴的,需要激情。很多钢琴师也有些狂躁情绪,但他们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音乐上,我却没能控制好。”

  盗窃

  大学毕业后,吕某城去上海工作,其父在此阶段患肺癌去世。在上海期间,阿城放弃了练琴,精力放在经营一间酒吧上,每天喝酒。之后他回到广州做家庭钢琴教师,因期间的两次盗窃行为,他的命运发生了转折。

  2009年3月14日,吕某城和朋友去酒吧聚会,在路上看见一辆车窗打开的车,车主正在睡觉,他便趁机将副驾驶位上的包拿走了(包内有人民币1700元)。他被抓获后,越秀区检察院鉴于他系初犯、偶犯,犯罪情节轻微,认罪态度好,未对被害人造成经济损失,且他患有复发性躁狂症,决定不起诉。

  三年后他再次走上了盗窃路。今年2月12日凌晨4时,吕某城与朋友一起在广州沿江中路一家酒家吃夜宵、喝酒,期间趁人不备,盗取了朋友的朋友邓某的一个LV手袋(内有人民币10500元、iPhone4手机1部),随后离开酒家,打车去按摩,并用手袋中的5000元办了一张会员卡,不久他被警方抓获。

  儿子的颓废令殷女士非常失望,听到消息后,殷女士甚至决定不管。

  吕某城家里的经济条件一直不错,教钢琴的收入也不低,生活富足,为何会想去偷东西?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是这么说的:

  ———那天去喝酒,其实我没有想去拿别人东西,当时脑子一片空白,所以拿后也没把手机关掉。我把事情想得很简单,觉得失主找到我了,我就把手机还他,没什么大不了。我也曾在出租车上捡过手机,马上就找到失主还了人家,我不差这点钱。

  记者注意到,吕某城两次盗窃都是在酗酒之后。他又如何解释酗酒这个问题?

  ———父母要我练琴,其实我并不想,父亲去世了,我当时觉得生活没什么意义。在中国表面上很多人学钢琴,其实没多少人会重视钢琴,比如我在国外拿了很多奖,可回到国内并没人邀请我演出,反而超女大受欢迎。我已经快30岁了,再也没有什么比赛的机会,就天天喝酒不去想其他。

  我喝酒还有个原因,因为我有睡眠障碍,喝酒后容易睡觉,多的时候一次喝两三斤洋酒。

  自省

  心理年龄仅10岁

  贪玩敏感又脆弱

  第一次庭审时,吕某城妈妈情绪消极,不愿意来广州参加庭审。怎么样才能挽回这个失足才子?黄联系心理评估师,为吕某城做心理辅导。从心理评估师处她得知,因为吕某城父母感情不好,经常吵架,带给他很大的心理压力。父母从小逼迫他学琴,更让他有了逆反心理。后来出国留学,无人监管,让他慢慢地患上了躁狂症,有时很难控制自己的举动。经过测试,他的心理竟然是一个10岁左右的小孩子,贪玩、敏感而又脆弱!
上一页 1 下一页
分享到: 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