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
您所在位置 > 都市心理 > 职场心理 > 职场减压 > 千万别被忙碌绑架了

千万别被忙碌绑架了

2012-09-13 13:57:58 作者:佚名 来源:

  心理导读:在这个社会生存,竞争非常重要,但你需要在参与忙碌竞争的同时,问问自己,在我的生命中,我更看重的价值是什么?千万别被忙碌绑架了

  一、我被忙碌绑架了

  回顾我20多年的人生,如果用两个字总结,那就是:“忙碌”。念中学的时候我常常心甘情愿地念书和做功课到深夜。大学的时候,除了打工、旅行、恋爱、努力学习拿奖学金外,我还自考了一个学位。我也从没有真正过过一个悠闲的假期。小学和中学的暑假我是每天认真做暑假作业(我会规定自己每天完成两页暑假作业)加帮忙父母做农活度过的,大学的暑假则是打工、四处旅行以及努力读书度过的。尽管这样,每当暑假结束时我还会陷入自责,觉得自己还不够珍惜时间,还有许多计划没有完成。大学毕业参加工作,我的工作情况常常是有兼职的状态:白天在广告公司上班,晚上在家写一些约稿,偶尔接一些广告公司的私活,周末还去给幼教中心的孩子上思维数学课。跟大学同学合租的时候,她们说即便到了晚上我还精神抖擞,对着电脑两眼发光,双手噼里啪啦地敲打着键盘,努力工作着。

  就算换工作,我也是上一份工作还没辞去下一份工作就已经找好的状态,一离职就到新单位报到,似乎无法容许自己一天不工作,我几乎没有假期,唯有一年出去长途旅行一次获得一种放松和休息。

  身边的女朋友常常说我是工作狂,我总是不承认,只是觉得自己喜欢充实的生活,忙碌的状态。因为我从小就认定无所事事是一种犯罪,是不道德的,是浪费生命的表现。如果没有在工作,或是没有在做有利于工作的事情时,我就会着急,心生负罪感和空虚感,晚上还因焦虑和自责而陷入失眠。忙碌于我来说代表着一种存在感,是应对空虚的利器,也是一种自我价值的认同,好像我不忙碌我就成了没有价值的废物一样,内心难安。很长一段时间,休闲只会令我痛苦,简直跟要了我的命似的。无所事事会让我焦躁,发慌,坐立不安,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。按我们乡下话说,一闲我就皮痒。因为我不知道如何休闲,不知道如何面对空出来的时间,我是个不会休闲的人。

  环顾四周,像我这样的人其实比比皆是。问他们最近在干嘛?还好吗?他们通常这样回答你:很忙啊,忙得焦头烂额,忙得鸡飞狗跳,鸡飞蛋打,忙疯了,忙死了……

  不仅仅是大人忙碌,就连小孩也是忙得不可开交。因为当过大半年的幼儿教师,我对小朋友们现在的生活学习还算比较了解。有一回,上完课,和小朋友闲聊,那个7岁的小姑娘和我抱怨:coco老师,我好忙,好辛苦啊。今天这节数学课上完,我还有两节英文课,然后晚上我要上钢琴课,明天我有讲故事的活动。在说这话的时候,那个稚嫩的脸庞流露出来的疲惫与无奈令我惊讶与痛心。这么小的孩子,居然也生活在一个密密麻麻的日程表中,怎能不令人感到心痛。中国就像一锅沸腾不止的热汤,在里面的大人和小孩随着沸腾的热汤疯狂 的上下浮动,我们都被忙碌绑架了,而这一切的根源来自内心没有安全感,觉得唯有忙碌才能心安。

  二、忙碌让我错过了什么

  既然大家都这么忙,那就各忙各的,不要打扰了,于是大家彼此疏离,不再亲近。也因为大家都很忙,形成一种人与人之间社交的不成文的规定:见面之前一定要提前预约。我在不知不觉中和朋友们定下了一个隐秘又清晰的规定:约我至少要提前三天,最好提前一周,不然你根本就约不到我,因为“我很忙”!

  我爱忙碌,忙碌是我逃避空虚与不必面对休闲的借口。同时“忙碌”也是我隔离他人,避免与人过度亲近的好工具。在过去几年里,我用“我很忙啊”推掉了不少饭局、酒局、牌局、歌局、床局;以“没有时间啊,改天吧”来推延某些已经确定却临时不想参加的应酬和聚会。“我很忙”是拒绝社交的最好理由,没有人敢无视它的威力,在大部分人的字典里,它代表了一个人的重要性也代表了一个人正在创造价值。有谁敢去阻止一个重要的人去创造价值呢?谁阻止,谁就成了罪人,所以“我很忙”很好用。我甚至因为“我很忙”毁掉了一段感情。对方约我吃饭、闲聊,我说,不行啊,我很忙,要开会啊。对方约我过周末,跟他在街心的椅子上晒了半天太阳后,我就再也坐不住了,觉得自己荒废了光阴,想着回去加班。渐渐的对方就不再约我了,断了联系,偶尔在网络上相遇,他幽幽地来一句:“你还是那么忙吗?”

  这时我才隐约意识到因为忙碌自己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东西,但是这种意识肤浅并不深刻。直到今年七夕节,我才真正意识到忙碌让我错失了什么?那天我不需要加班,我觉得自己一个人过七夕挺寂寞,考虑着是意兴阑珊的回家,还是找朋友们聚聚。最后我选择了后者,发信息问由旧同事和朋友组合成的闺蜜圈今天是否有活动。她们说有,先去打台球,再去吃饭、喝酒。我心里正想着怎么她们之前都没有联系我呢。闺蜜之一赶紧发来信息说,知道你太忙,就没有叫你。这时我才记起前几次她们约我都被我以“我很忙”为由拒绝了,没有人愿意不停邀请一个不断会拒绝他们的朋友,我也想起那些因为我很忙和我渐渐疏远的一些朋友。那天我在心里告诉自己,不要再因为“我很忙”拒绝参加社交活动,疏远朋友了。七夕的夜晚我们几个女朋友们玩得非常开心,打球、吃饭、聊天,最后在地铁站依依不舍的道别。我暗自庆幸,这次我没有因为我很忙错过和朋友欢聚的美好。

  上周,高中时代的“四人帮”闺蜜们有两人来上海,我也因为离职,可以闲下来。于是我们三个人在小酒馆的露天上喝着啤酒,看着外滩的风景,聊各种趣事。我们谈起一起旅行的事情。其中一个闺蜜说,前年约我去西安,我却没有去,真遗憾,她谈起她们一起去过的印象深刻的地方,谈起吃了好多好吃的小吃,玩得非常开心。我问,当年我为什么没去啊?她说,你说你工作很忙去不了。那一刻,我想破脑袋都记不起她们旅行的时候自己在忙些什么;那一刻,我多么希望自己曾经和她们一起长途旅行;那一刻,我再一次深刻意识到因为忙碌我错过了对我而言非常美好的回忆。

  三、其实我的忙碌并非必要

  有的时候,我会问自己,这几年,你这么忙,得到了什么?其实得到的无非就是更好的生活条件,升了一点职,加了一点薪,但也没有得到更多,跟付出相比,不忍直视。最近刚升职为经理的一个女朋友和我说:在这个公司我干了三年,忙得时候没日没夜地加班,现在升职了,我却没太多的快乐,我会问自己,我放弃了那么休闲的时间,被高压高竞争的环境改变成另一个人,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?是啊,这一切到底值不值得?因为忙碌,你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很少;因为忙碌,你失去了一段浪漫的恋情;因为忙碌,你错过许多和朋友们欢聚的时刻;因为忙碌,你被环境改变,失去了原来那个简单、纯真、容易快乐的自己……一切的得到都有代价,而忙碌得到的似乎太少,代价太大?

  其实我也没有真的那么忙,也不是非得那么忙。我只是习惯于忙碌,沉浸于忙碌中,想在忙碌中寻找自己的价值。从小,我们的教育就教我们去努力,去奋斗,去竞争,却从来不教我们去玩,去放松,去休闲。于是我在这样的教育下长成了忙碌的大人,过一种不懂休闲,只会努力竞争的人生。

  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其实并不是非忙不可是在广告公司上班那会。那段时间我的工作总是加班,一周有四次加班到9点以后,有的时候甚至是深夜12点。后来堂姐结婚要我回乡庆贺,我利用加班累积时间调休回老家近一周,回来我发现没有我,所有工作还是那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我才明白,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,公司也并不是非我不可,而我自己也并非是如此热衷工作。

  想起一个小故事来了。从前,皇帝告诉他的御马侍卫:“如果你骑上你的马并奔跑在我广阔的国土之上,随你喜欢,只要你可以跑多远, 那么我就把你跑的区域划下来分给你。”毋庸质疑,御马侍卫迅速跳上他的坐骑,同时尽他最大的可能驱使马匹奔跑在土地上,去规划他所想要从皇帝手上得到的土地。他不停地驱赶不停地奔跑,尽可能地保持最快速度,鞭打着马匹。马跑累了就又换一匹马继续奔跑。跑着跑着,不经意间已经跑了老远老远的距离。此时,御马侍卫非常饥饿、疲乏,因为他想尽量多地去占领可以属于他的土地,所以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马鞭。跑了很长一段路后,他已经是筋疲力尽,因为没有进餐没有喝水差一点就要死掉了。临死前他问自己:“为什么我那么辛苦去划出那么大一块土地作为自己的区域?现在我就快要死了,而需要的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地方埋葬自己。”

  有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那个无法停下的御马侍卫,被自己无限扩充的欲望所控制和牵引,在自己马不停蹄的忙碌中死去的。

  一位欧洲的探险者到南美去探险。为了穿越一片雨林,他雇佣两个印第安人作向导,一路上非常顺利,没有遇到太多的麻烦。然而走到第四天的时候,眼看着就到森林的边缘了,两个印第安人说什么也不走了。探险者非常不解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  一个印第安人回答说:“在我们印第安部落有一个规矩,旅行三天之后必须要休息一天,这样才能让灵魂跟得上我们的脚步!”

  当你的身体拼命向前冲时,你那落在后面不停追赶的灵魂会疲惫不堪。我们要学会停下来,享受休闲的美丽,让自己的灵魂一点一点跟上来。

  因为离职,我最近几天和朋友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多了,真正体会到那种休闲的快乐。昨天一整天,我都和朋友们在一起。我们三个好友,早上先去打保龄球,然后去K歌,一边唱,一边各种蹦,在朋友面前没有拘束,想怎么跳舞就这么跳舞,尽情尽兴,接着去一个朋友家,泡上一壶普洱茶,你爱聊天,我爱笑,坐在沙发上个个都笑得东倒西歪,再一起吃朋友做得晚饭,最后拥抱道别,依依不舍。因为是工作日,打球、唱歌的人不仅少而且费用都超级便宜的,这是长久以来我第一次如此安心地享受休闲,如此惬意而自在的远离忙碌,没有自责,没有空虚,没有负罪感。因为我忽然明白,人生中许多的失去和得到都难以言明,许多所谓的价值和创造都实难判断,这种不忙碌的生活确是另一种创造,创造了愉悦,得到了健康和平衡,留下美好的记忆。这些也许不能带来物质财富却显然对人生意义重大,影响深远。

  王安忆在2012年复旦大学研究生院毕业典礼上有一段发言:

  我劝你们不要急于加入竞争,竞争难免会将你们放置在对比之中,影响自我评定。竞争还会将你们纳入所谓主流价值体系,这也会影响你们的价值观念。而我希望你们有足够的自信与主流体系保持理性的距离,在相对的孤立中完善自己。倒不是说要傲视社会,而是在时间的长河里,人类史只是一个阶段,我们所处的时代是阶段里的阶段,所以,在我们可视的范围之外,实在有着更大的价值,而竞争会限制我们的参照物,在一时一地以内选择标准,决出胜负。而胜负的概念也是我们要警觉的,因为这里面已经潜在着不公平,只是用措辞平衡了合法性。

  我引用这段话并非表明我认为要避免竞争,在这个社会生存,竞争非常重要,但我要提醒自己和阅读这篇文章的你,在参与忙碌竞争的同时,问问自己,在我的生命中,我更看重的价值是什么?如何去平衡外界与内心?如何平衡忙碌和休闲?如何追逐与克制自己的欲望?如何面对即使努力竞争也收获无多的失落与不公?

  文/meiya 原题《无法享受休闲的人》

上一页 1 下一页
分享到: 更多